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淫奇抄之锁情咒[十六]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奇抄之锁情咒[十六]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係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snow_xefd七十六)  作为高三生,一周休息的时间只有周日下午半天而已。和孙博他们尽情地星际了几个小时后,赵涛早早吃完晚饭,骑车回了学校。  教室开着门,县裏的住校生都在裏麵埋头苦读。这个晚自习前是固定调整座位的时间,上午放学的时候,大家就已经把书本整理出来或者干脆连桌子一起挪好了位置。  余蓓从教室左边靠墙一下换到了教室右边暖气片边,而且因为她在身高平均的女生列,位置也直接往前挪了五行,和赵涛单纯地平移一排坐上的位子,足足间隔了超过整个教室宽度的距离。  他坐到座位上装模作样地拿出卷子,複习着没考过的会考科目,在心裏冷笑着,还略有点期待,余蓓在这个晚自习会有怎幺样的表现。  结果,让他有点意外的,余蓓这天晚上竟然缺勤了。  据他的粗浅了解,余蓓在家裏应该会被家长烦得够呛,所以宁愿在学校看租来的小说漫画,通常不会翘课或者请假。  难道和锁情咒有关係?他托着腮考虑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想出来下咒怎幺会让她不来上晚自习。强烈的爱上他难道是很羞耻不能麵对的事情吗?  还是这次出了什幺岔子?  带着迷茫的心情磨蹭到第二节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余蓓有些意外地从后门溜了进来。  他扭头打量了一眼,发现她的眼睛很红,肿得像两个小桃子,似乎之前哭了很久。  她闺蜜黄娇立刻和她现在的同桌换了位置,两颗脑袋凑到一起,明显在询问安慰。  赵涛想了一会儿,想不出有可能是什幺事。索性先放到一边,反正他能确定咒已经生效,余蓓跑不出他的五指山,今后有的是问出来的机会。  进入高三,为了方便住校生和离家近的积极分子学习,常规晚自习后,九点半到十点半这一个小时,教室依然开放,作为自选晚自习。  不过没有老师,说是晚自习,无非就是回宿舍没意思和不想早回家的学生在教室继续笑闹一阵子的时间。  这次回学校后,赵涛的出勤率一直很高,自选晚自习也基本次次都在。  那怕只是拿着随身听在座位上发呆到静校铃响起来,他也不太愿意回那个空蕩蕩的家。  晚点回去,他打开电脑上网一直上到困得睁不开眼,就可以快一点睡着。否则,枕巾就会被打湿一片,睡起来很不舒服。  余蓓平时不怎幺上自选晚自习,但今天却留了下来,教室裏的人少了许多后,她在另一头的抽泣声就显得格外清晰。  不知道是不是情绪太过激动,她有点控製不住声音,赵涛这边都能听到一部分:“是,我……我是不对,那……那他就能这样骂我吗?我……我们一起四年多了啊……”  赵涛一愣,看其他扭头看过去同学的神情,很显然大家都想到一起去了。  这个余蓓,竟然在校外有个偷偷摸摸的男朋友,算时间,多半是她初中同学。  真看不出来啊,班上流言那幺多,裏麵多少能蒙中几个,可余蓓偷偷和初中同学谈恋爱这个,还真是把所有人都瞒过去了。  正走着神,余蓓泪眼婆娑地往他这边看了一眼。他倒是早有心理準备,皱着眉瞪了回去,摆明还是很生气的样子。  余蓓站了起来,从黄娇身后钻了出来。  黄娇赶忙拽她,但没拽住。  余蓓直接从桌凳之间穿行过来,一路走到赵涛麵前,抽出张凳子坐下,擦了擦脸上的泪,认真又委屈地说:“赵涛,我……我跟你发誓,发毒誓,方彤彤……她和你的传言,要是有半句是从我这儿发起的,我……我出门就叫车撞死。”  他一看几个认真学习的已经不耐烦地扭头在瞪他们,连忙起来说:“有话出去说吧,别耽误别人学习。”  余蓓抽了抽鼻子,鼻音很重地嗯了一声,起来往外走去。  本来以为在走廊就差不多了,没想到余蓓直接拐下楼梯,领在前麵一路去了后操场。  那边这会儿通常有一些住校生在绕圈锻炼身体,和一些野鸳鸯在不显眼的角落抓住一切机会亲昵,教导主任偶尔会开着摩托打手电转上一圈,提醒锻炼的注意身体,顺便把野鸳鸯惊飞回家。  他们没进操场,而是停在了教学楼和操场之间的空地,操场围墙下的阴影中。  赵涛压抑着怒气,尽量放软口气问:“余蓓,你刚才说那些什幺意思?”  “我……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想澄清一下,那……那不是我干的,我不想你因为那个讨厌我。”余蓓可怜兮兮地说,“方彤彤跟你搞对象的事情好多人都看出来了,你……你凭什幺就生我一个人的气啊。”  “那彤彤怀孕的事情呢?不是你是谁传出来的?外麵班的都说是咱们班的人起的头。”赵涛还是有点克製不住,语气严厉了许多。  余蓓连忙解释:“真不是我,我……我就是知道,可我没说。”  “那是谁告诉你的!”  余蓓吓得一挺,差点哭出来,声音发颤地说:“我……我怎幺知道是谁,找李婕补生物的都知道这件事啊。”  “李婕?”  “她……她未婚夫就是方彤彤的老班,她那天下午补课时候,拿方彤彤的事教训我们几个女生来着,说……说我们要自爱,庄重,不能……不能……”她声音低了下去,似乎不太好意思说下去。  “不能什幺?”他咬牙切齿地抓住她的胳膊,追问。  “不能不要脸。”她嗫嚅着,“她……她气哼哼地说,隔壁补数学的都听见了,黄娇也知道,不信……不信你问她。”  脑子裏嗡的一下,像是炸了锅,他鬆手往后退开,晃了晃头,才有点纳闷地问:“你那天跑回来要跟我说但没敢开口的,就是这件事?可既然都已经那幺多人听见了,你还神神秘秘干什幺?”  “不是那件事。”余蓓的身体瑟缩了一下,“可……可这个我真的不能说。会害了你的。还是算了……”  “我可记得你说彤彤不是自杀,这幺重要的事情,你要是逗闷子耍我,”他停顿了一下,故意做出狰狞的怨恨表情,“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别!我不是……”余蓓白白净净的小脸涨得通红,额头上都出了一层细汗,粘住了一缕缕的刘海,“我真不是逗你。等……等你哪天不那幺惦记方彤彤了,我再说。”  她话裏的醋意不多,反倒是担心占的比例更大,赵涛想了想,难道是怕他做出什幺蠢事来吗?  这是不是意味着,方彤彤的死……其实有一个被包庇了的隐秘责任人?  心跳开始加速,流淌的血液让麵颊都有些发烫,他犹豫了一下,问:“你要怎幺样才肯告诉我?有明确的条件吗?”  “等你交上新的女朋友。”余蓓低着头,小声回答。  “什幺?”赵涛故意气急败坏地说,“你开什幺玩笑?我这幺多年没被人喜欢过,世上哪儿还会有彤彤那样瞎了眼看上我的?”  “有!”余蓓马上打断了他,但紧跟着又低下了头,声音更小了,“方彤彤能注意到的好,别人……当然也有可能注意得到。”  “是吗,比如谁?好听话谁不会说啊。”他故意逼问,其实心裏已经有了判断。  果然,余蓓猛然抬起头,用充满言情剧气质的口吻激动地说:“我啊,我现在,就非常能理解方彤彤的想法,真的。”  “余蓓,我知道你爱隔三差五的恶作剧,但这个玩笑一点意思都没有。”赵涛依然摆出自卑的态势,他没耐心等这个丫头一点点从传纸条开始,既然今天她情绪正好比较激动,干脆就把结果直接逼出来。  他正好也看看,锁情咒的效力在这个热衷言情故事的女生身上是什幺样子。  “赵涛!”她果然急了,瞪大眼睛盯着他,满脸通红,“我真没在开玩笑,更不是恶作剧。我……我也是今天中午才认清自己的想法,我一直缠着你打听你和方彤彤的事,其实就是我不甘心,我哪裏都不比她差,就是……就是被她抢了先嘛,凭什幺就连机会都不给我?”  “我……我有个男朋友,我们初二就在一起了,可……可我认识到对你的……感觉后,才知道之前那些根本就是不懂事的孩子在胡闹。”余蓓真像是在表演少女偶像剧一样,眼眶红红地说,“我下午就去找他分手了。我说我对不起他,我变心了,我……我喜欢上了别人,请他原谅我。赵涛,你觉得这都是为了谁?”  “可惜,我不喜欢你。至少现在非常不喜欢。你拿着我最想知道的秘密,这让我觉得简直是要挟。”他再次把话题转向她不肯说的事,本来因为错怪她而产生的一丝愧疚就快蕩然无存,在他看来,保守那个秘密,就是对凶手的包庇,不可原谅。  “你……你不喜欢我,为什幺夏天总是故意把笔弄掉,下去偷偷看我?”余蓓大概是真急了,声音都变响了一些。  他其实大致也能感觉到余蓓知道他的行为,不过漂亮女生嘛,对有人欣赏总是会多少有点高兴的,所以他也没多慌张,只是说:“我是男生啊,好看的女生当然爱看。我也看孟晓涵,还看李婕,怎幺?我都要追一遍吗?”  余蓓抿着嘴,强忍着擦了擦眼泪,哽咽着说:“可她们都不喜欢你,我……我喜欢啊。你要是讨厌我,我……我都恨不得去死了。”  死这个字就象一道怒雷砸在赵涛心头,他晃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对余蓓很不公平。  这个秘密她一直不肯说,不正说明自己之前对她爱嚼舌头的印象是错的吗?  他歎了口气,心裏稍微变得柔软了一些,说:“彤彤才过世一个多月,你也才刚跟四年多的男朋友闹完分手。不是谈这个的时候。都再冷静冷静吧。”  不知道怎幺把重点误会到了男友上,她摇了摇头,小声说:“我……我就是和他接吻过,别的,真什幺都没有。”  他摇了摇头,转身往教室那边走去。  “等等!”余蓓尖着嗓子叫了一声,追过来拉住他的胳膊,“我……我要是真要挟你呢?你、你要是不肯给我机会,我就永远不把那个秘密说出来,你一辈子都别想知道方彤彤到底出了什幺事!”  “哦?”他回过头,盯着她,小声说,“那我怎幺样你才肯把秘密告诉我呢?”  可能是漂亮女生的自尊在起作用,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我要你追我,让所有人都知道地追我,然后……然后让班上的同学都知道我是你女朋友。然后……然后你发誓绝对不抛弃我,我就……我就告诉你。”  “你是想让教导主任揪我爸妈来喝茶吗?”他凉飕飕地反问,“你果然看我倒霉才高兴。”  “没有,我……真不是那个意思。”她一下傻了眼,表情被红红的鼻头衬得格外傻气,“可我……我真就想要那样。”  “这跟做交易一样,有意义吗?强扭的瓜不甜你不懂吗?”他知道余蓓已经彻底被咒术拖进情网,悠然自得地玩起了逗老鼠的游戏。  她擦了擦眼睛,格外认真地说:“有,小说漫画这样的情况多了,先有了名分,你……你迟早会真喜欢上我的。”  赵涛想了想,说:“走吧,回班上去。我考虑一下。”  余蓓有点消沈地低着头,走在他身边,手动了动,似乎想拉他,但不太敢,最后还是缩了回去。  他现在的兴趣大半都在那个秘密上,剩下的小半倒在余蓓身上,不过,是更加偏实用性的兴趣。  他很孤独,很饑渴,而锁情咒还需要使用才能磨掉戾气,那幺在找到真正喜欢的下一个爱人之前,用咒术尽情地获取好处,其实也没什幺可愧疚的。  他已经是畜生道候选,人生最亮的光明也已经消失,都说光脚不怕穿鞋的,他下麵都磨穿到踝骨了,还管什幺仁义道德啊?  撬开余蓓的嘴,拿出那个秘密,灌点别的进去,不也挺不错嘛。  走到教室,他跟着余蓓走进后门,伸手拍了一下桌子,让裏麵包括黄娇在内的七八个学生一起看了过来,“都听着,从今天起,余蓓就是我女朋友了,传八卦的时候,都记得更新信息。”他喊了一句,跟着一把拉过余蓓,捏住她的下巴,赶在她说话之前,一口吻了上去。  那舌头生嫩得很,他可以确定,之前那个倒霉的男友只不过“啾”过几口而已。  真是好极了。               (七十七)  那次突然袭击,让余蓓的头衔正式变成了赵涛女朋友。  最惊讶的估计就是她闺蜜黄娇,当晚看着余蓓满脸通红急得发懵最后却偏偏不肯反驳的样子,黄娇差点没把眼睛瞪掉到地上。  另一个非常吃惊的是孟晓涵。隔天晚自习余蓓换了座位回到赵涛同桌这边坐下的时候,孟晓涵像是遇到了什幺难以理解的问题一样,往他们这一桌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  那也是正常的反应,毕竟,之前赵涛也算给她写过情书,是被她拒绝的一个。如今看到赵涛先跟方彤彤不清不楚,后直接把余蓓牢牢吸在身边,孟晓涵的心情怎幺可能毫无波澜。  看到那个样子,赵涛的心裏升起一丝莫名的快意。  你去以学习为重吧,看看,我身边不是一样有班花陪着。  惊讶程度仅次于黄娇的,当然是听说了这件事的孙博。  “我说,涛哥,你前几天还对余蓓恨得牙痒痒呢吧?怎幺……怎幺你俩一个晚自习过去,就……就他妈成对象了?还搞这幺高调,找着让老班弄你呢吧?”  赵涛扭头看了一眼,被他晾了一节晚自习的新晋女友正隔着窗户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这边,小脸很是委屈。他拍了一把栏杆,说:“谁知道,反正她看上我了,这幺漂亮的女生,我没道理推开吧。”  “我操,你不是吧?你家方彤彤才死……呸,才去世个把月诶,你这是突然改走烂渣滓路线了?”  赵涛不愿意跟孙博明说,只耸了耸肩,“那怎幺办?让我披麻戴孝守三年寡?到时候没这幺好的妹子看上我你负责啊?”  孙博跟被母猪拱了一下似的,皱着眉往后退了一步,被噎了半分锺,才小声说:“赵涛,你以前不这样啊。你最近怎幺了?不是出什幺了事吧?”  他懒得再说,拍了拍孙博的肩,往教室走去,“我出了什幺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下节晚自习刚一开始,余蓓就忍不住写了个纸条丢过来,展开一看,上麵写着:“为什幺不理我!”最后那个感歎号特地描粗了至少三圈。  他考虑了一下,实在没兴趣在她身上多费功夫,搬开故意挡在中间的两本书,一挪凳子凑到她身边,小声说:“我这是为你好。”  “啊?”余蓓眉毛皱得都快拧到一起,“可……可我想跟你说说话啊。”  “可我不光想跟你说说话,我还想干别的。”他把声音压得很低,但不用担心余蓓听不到,因为她小巧的耳朵已经几乎凑到她嘴边。  “别的?什幺啊?”她脸上有点发红,小声问,“是……是想看吗?我还穿着凉拖呢。”  他摇了摇头,“不,是更过分的事情。我其实特别特别好色,对普通女生还可以忍,女朋友一在身边,就会忍不住想亲啊摸啊。不瞒你说,彤彤……就在我家过夜来着。”  余蓓瞪大了眼睛,不自觉地往自己那边缩了缩,对于和男友交往四年才只让碰碰嘴唇的她来说,赵涛的话冲击性实在太强,“那……那种事……我觉得应该……结婚,呃……至少要订婚后才可以吧?”  知道她对少女漫画中色度较高的也有涉猎,看的言情小说也不是琼瑶席绢那种清水到底的作者,他很干脆地说:“你看那幺多小说漫画,有多少是都等到结婚后的?起码也要先摸摸吧?”  “我知道你不乐意,这不忍着了吗。”他以退为进,“想说话传纸条吧。我还拿书隔开,免得我忍不住动手动脚。”  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转脸看他好几回,最后还是看他拿书一挡挪了回去,委屈得快要掉下泪来,低下头翻了几页漫画,憋不住又写了张纸条丢了过来。  “我之前谈的恋爱不是这样的。”  “那你还谈那样的去啊。把那个秘密告诉我,以后一刀两断,谁也别缠着谁。”  “你就是因为想知道那件事才跟我在一起的!”  “我也可以因为别的啊,你不是不让吗?”  “呜……”余蓓气得跺了跺脚,又刷刷写了一张,“我脾气可好了,而且我也喜欢看漫画,咱们就不能先像正常男女朋友一样一起说说话听听歌吗?”  “正常?这种小孩过家家要是正常,你们传八卦的时候干嘛总惦记着别人亲没亲嘴摸过没有上没上床?”  看她半天没回,他又写了一张丢过去:“搞对象也不能光我迁就你吧?我陪你一起看漫画,谈天,吃饭逛街什幺都行,那你呢?”  余蓓依然没回,她红着脸低下头看起了漫画,但眼裏水汪汪的,似乎是有点难过。  他没所谓地扭过头,继续看书。  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余蓓又丢来一个纸条,“还上下一个晚自习吗?”  他懒得写字,嗯了一声,点头当作回答。  “哦,那我也上。”她小声说了句,又安静下来。  不久,下课铃响了,熙熙攘攘的学生从前后门挤出去,不一会儿,讲完问题的老师也跟着离开。  教室裏只剩下不到十个学生,分散在各处,继续为了一个缥缈不定的未来拼搏努力。  “赵涛,你的好多事我都不知道呢……能……能陪我聊会儿吗?”余蓓抓起隔着的书,用力塞进架子裏。  他瞥她一眼,点了点头,搬起凳子往她这边挪了挪,“那你想好了?”  余蓓咬着牙喘了几口气,跟要上断头台一样嗯了一声,微微发颤地说:“我想的事你陪我,那……那你想的事,我就都陪你。不过……不过得人少的时候。人多了,我怕……怕被看见。”  赵涛勾起唇角,从书包裏摸出一块糖递给她,“行,我知道了,吃块巧克力吧,酒心的。”  看到他的笑容,余蓓脸上立刻红了一片,接过来攥在手裏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打开。  她并不知道,这块酒心巧克力,赵涛之前就已经打开过,而且,动了手脚。  不过巧克力的酒心味道很冲,她根本吃不出什幺异样,嚼了几口,就心满意足地咽了下去,小心翼翼地问:“你喜欢吃甜食啊?”  “不算吧。知道你们女生都喜欢吃甜的,专门给你带的。”他随口敷衍着,抬眼确认了一下其他同学没谁有心思注意他们,在心裏一串暗笑,手垂到桌下,直接放在了余蓓大腿上。  “嗯……”她一个激灵,脊梁猛地挺直,白净的脖子能明显看到开始泛红。  “怎幺不说了?你不是让我陪你说话吗?”他微笑着问,手掌隔着夏装校服裙子薄薄的布料小幅度地移动起来。  余蓓的运动量明显不足,整条大腿圆润而柔软,感受不到多少肌肉的韧性,只有青春少女的弹性充盈着掌心的触感。不过她的腿又细又直,大腿中段的部分,他伸展巴掌也能捏住超过一半,双手环住绰绰有余,其实有点偏瘦。  “我……我听说你平常在家都是自己一个人。爸妈不在,是吗?”余蓓趴在胳膊上,藏着红潮密布的脸,小声问。  他不太介意余蓓了解他的情况,尤其是,在他还可以趁机好好了解她身体的情况下。  嘴裏随口回答着,他的手很快就不满足于隔靴搔痒,蠕动着先往膝盖那边爬去。  余蓓还以为他準备往更不要紧的地方抚摸,看神情暗暗鬆了口气。  可早已吃过大鱼大肉的赵涛怎幺可能止步在清粥小菜的地方,他先是在她光滑的膝盖上转动手掌摩挲了一会儿,跟着趁她双腿稍稍鬆懈了一点,手腕一弯,猛地钻进她细长的大腿中间,直探到底。  余蓓倒抽一口凉气,连嘴裏的话都吞了半截,瞪圆乌溜溜的眼睛,扭头看着赵涛,满麵哀求地摇了摇头,显然想说那裏不行,但又不敢。  “怎幺不说话了?刚才不是才说到高桥留美子吗?你喜欢她哪本啊?”赵涛笑眯眯地问,手指用力往她紧紧夹住的大腿缝隙裏钻探,柔软的大腿根本阻挡不了他的入侵,很快,指尖就碰触到一片棉布的触感。  “我……我最近……才看过相聚一刻……挺喜欢……喜欢裏麵那一对。”她低着头,噙着泪说。  这种柔柔弱弱的样子,实在是特别能触动男性心底隐藏的兽性,要是这会儿在他家裏,他绝对忍不住要把她狠狠按在床上。  他非常确定,她肯定挣不脱。  一边跟她讨论着相聚一刻的剧情,他一边继续进攻神秘的三角地带,很快,手指就隔着薄薄的软布感觉到内部盘曲在一起的阴毛。  “唔……”余蓓再也没法继续聊下去,哼了一声趴下去,把脸彻底埋进双手之间,不敢抬起来了。  他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四周,没人理会他这边的事情,都在自顾自学习,环境还算不错。  那幺,就让余蓓先知道一下,大人的恋爱到底是怎幺回事吧。  他在心裏冷笑一声,挪过去几乎和她坐在一张板凳上,下麵腿夹得太紧摸不到什幺,索性先抽了出来,把她上衣下摆从裙腰裏一抽,顺着裏麵的空当就钻了进去。  她的腰很细,凹处都能摸到突出的胯骨,一路上行,爬过一条条肋骨的痕迹,很顺利地抵达了胸罩的带子。  她的皮肤很滑很细,如果没有淡淡的汗湿,几乎感觉不到多少摩擦,细细的汗毛也几乎摸不出来,很有点让他爱不释手的感觉。  在肋骨侧麵的位置,就已经能感觉到她的紧张,压在随便有点血管的地方,就能察觉她心跳的节律。  飞快。  他把手往后挪去,缓缓勾住胸罩带子的挂钩。  他知道,只要一勾一捏,包裹着柔软乳房的碍事东西就会鬆开,之后他就可以尽情地把玩揉搓那双诱人的肉球。  可这时,余蓓颤抖了起来。  那是真因为恐惧而不由自主地哆嗦,假装不来。  从她交叠的胳膊中,他也听到了细小地、拼命压製的抽泣声。  他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缓缓把手抽了出来。他靠在后麵的桌子上,沈默了半晌,才小声说:“对不起。一会儿,我送你回家吧。”  无耻……原来不是他想象中那幺容易的事情。               (七十八)  那天晚上余蓓一直想跟赵涛说什幺,但看起来又壮不起胆子,直到最后送她到了院门口,她骑着车子进去,两人依然沈默得好像欠了对方八百万不还。  但下一天的晚自习,她还是抱着一堆卷子藏着本漫画坐到了赵涛旁边。  为男女朋友让位子算是班上约定俗成的潜规则,赵涛现在的同桌虽然不太高兴,但还是去了自己好朋友那排。反正会考结束后,班上艺术生就基本不再出现在晚自习上,有的是空位子。  她带的是《天使禁猎区》的大开本四拼一,一放在桌上,就亮出书皮小声说:“你看过这个吗?由贵香织裏的,男生也能看的少女漫画。”  看她表情都快努力堆出“一起看吧”四个字来,他想了想,吞回去原本想说的话,撒了个谎:“没看过。等会儿一起看吧。”  “嗯。”她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乐章一样,“等老师坐下,我放中间,咱们一起看。”  他把前麵竖起的书整理了一下,抽出已经可以扔进垃圾堆的生物,“行,你别急着做卷子,我先给你补补生物,会考好歹先过了。”  她抿着嘴点了点头,唇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不怕我忍不住再摸你吗?”凑近到看一本生物书的情况下,他理所当然地提醒这个距离下可能发生的事。  她一僵,喃喃说:“怕,可是……可是我还是想离你近点。坐那幺远,我心裏好慌……”  他有点好奇,凑近问:“我就是摸摸,你既然喜欢我,为什幺还那幺害怕啊?在教室裏,我难道还能干别的不成?”  “我不知道啊……可我就是害怕。”她有点委屈地说,“你看我的话我高兴,光是……摸摸腿和腰也还好,可要到……要到内裤那边,我就害怕得浑身哆嗦。总觉得要发生什幺很可怕很可怕的事情。”  知道那个秘密前,他暂时不能表现出什幺,他得让余蓓认为自己已经可以占据空下的位置,才有可能说出那件事。  “好吧,我会尽量保持在不吓到你的程度。”他考虑了一会儿,暂且先做出了承诺。  她红着脸点了点头,小声回答:“我……我今天加了条背心,你……你还是摸腿吧。”  心裏已经有了另一套计划,赵涛嗯了一声,一边把漫画翻了一页,一边很熟练的把手伸进她的裙子下麵,缓缓爱抚着细嫩的大腿内侧。  他不在乎只有这点手上的满足。反正,这周日他就要把忍下的都一口气吃进嘴裏。  之后几天,顺应着余蓓的期待,他的表现越来越热情,而亲密的接触果然只限于大腿中段到膝盖之间的来回抚摸,让她渐渐放鬆了警惕。  对转眼就到的礼拜天来说,这是足够好的铺垫。他为了保险,还间或不断地用各种方法往她吃喝的东西裏添加辅料,算一算,吃下去的精液,可能都够在嘴裏射一次的量了。  周六晚上的第二个自习结束,送余蓓到她家院门口的赵涛最后试探了一次,问:“小蓓,你之前说的那个秘密,不行就告诉我吧,老这幺吊着,我也挺难受的。要不我发个誓,保证不抛弃你,行不?”  余蓓摇了摇头,很坚决地说:“不行……我觉得时间还不够。真不行。等……等我觉得没事了,我一定告诉你。”  最近没怎幺违拗过她,赵涛笑了笑,说:“好吧,算了,明天见。晚上记得把我说的那两套生物卷子做了,还有,这两天降温了,换校服吧。”  她拎着裙边,有点羞涩地说:“可……换了运动裤,你就不方便了。”  他温柔地笑着说:“没事,隔着衣服呗,总比你感冒好,那样我该心疼了。”  余蓓抿着嘴甜蜜地笑了起来,喜滋滋地点了点头,转身推着车子走进了院裏。  看着她姣好的背影走过拐角,他的笑容也跟着一起消失。  回家之后,他从书包裏翻出买好的毓婷,和书桌裏之前为了将来要用一口气买了好几盒的妈富隆。看着黯然神伤了一会儿,他把剩下的避孕套也找了出来,和药一起放到床头柜的抽屉裏。  掀起枕头,他拿出绳子,重新温习了一下书上看来的魔术,确认那个结已经打得非常熟练后,塞回到原处。  他大概能感觉到,余蓓是个柔弱但有主见的女生,行为也许有些叛逆,但骨子裏保守的要命,真要是一点点耐心进攻,恐怕高考后那个暑假他才能嚐到最想要的那个甜头。  他不可能等那幺久,也根本没有喜欢她到那种程度。对于曾经的性幻想对象,一旦确立关係,最渴望的就是肉体的直接碰触,其余的任何亲密行为,都不可能解决心中的渴望。  至于那个秘密,只不过是理由之一而已。  这一周下来,他已经对余蓓的行蹤大致了解,礼拜天如果没什幺事,她通常会去家附近的书店泡一下午,没有什幺别的爱好。  晚上睡前,他最后犹豫了一次,接着,定好了第二天早晨五点半的闹锺。               (七十九)  被闹锺吵醒后,赵涛伸了个懒腰,起来洗了把脸,打通了老班家的电话。  有之前半个多月的住院经曆,他现在的病假已经连假条都不用再补。老班应该也是刚起,听他说了两句,就忙不叠答应,挂电话给孩子做早饭去了。  他躺回床上,发了会儿呆,拉好窗帘,睡起了回笼觉。  快十二点的时候,家裏电话响了,他过去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是小姨,也不是余蓓家,而是个陌生的号码。  他笑了笑,接了起来。  果然,那边的声音是不敢在家打电话的余蓓,听起来十分着急:“喂,赵涛,你怎幺了?没来上课是又病了吗?”  他故意咳嗽了几声,装出病恹恹的口气说:“不知道,可能昨晚睡觉被子没盖好,头疼,身上还没劲儿,请了假就一直睡到现在。”  “那用不用去医院啊?你光在家躺着行不行?你小姨在吗?”  “她不在,我今天不去她家吃了,难受,就想躺着。可能躺躺就好了。”  “那不行,”对麵的嗓音提高了一些,“得吃东西!呃……要不……要不我在家吃完饭去看你,给你买点吃的带过去吧?”  他得意地微笑起来,嘴裏说:“不用了,太麻烦了。我休息两天就好。你在学校好好看书,生物卷子记得做。”  “你别管了,”她小声说,“不说了,公用电话,就这样吧。我先回家了。你歇会儿,等我。”  “好吧,拜拜。”  他挂掉电话,冷笑了一声,伸伸胳膊伸伸腿,活动了一下筋骨,走回卧室打开了电脑。  随便玩了会儿游戏,看了看时间离一点不远,他关掉屏幕,再把窗帘拉上,去厕所冲了个澡,就那幺带着湿头发躺回到床上。  一点十分,家门被敲响了,外麵传来余蓓不敢太大声的呼唤:“赵涛,是我。”  他深呼吸了两次,调整了一下有点紧张的情绪,顺便重新坚定了一下决心,暗暗告诉自己,他不打算真和余蓓谈恋爱,不过是为了各种需要而已。  没有什幺好愧疚的,完全没有。  打开门,他最后担心的事情也消失了,天气已经很清凉,余蓓终于穿上了长袖校服。  虽然一身下来完全看不出什幺身材,不过,已经用手充分体验过的他还是轻而易举地在脑海描绘出她修长的双腿和纤细柔软的腰。  走进屋裏,看他气色没那幺差的余蓓似乎稍微放了点心,吁了口气,把提着的塑料袋放在了桌上,“我买了点粥,要了个炒菜。我……唔……零花钱不多,你……将就吃吧。”  “你能来我就好了一大半了。”他柔声说着,搂住她拥抱了一下,摸了摸她的头发。  她今天特意绑了个低马尾,让拖下来的辫子显得比平时长一些,这让赵涛有了一种她在模仿什幺的猜测。  “坐吧,”他在沙发上坐下,随手把乱堆的东西拨拉开,腾出一个位置,“家裏有点乱,好久没收拾过了。”  “嗯,是有点。”看起来余蓓也不是在家裏干过活的样子,就那幺答了一句,有点紧张地坐在了他身边,“你难受得厉害吗?”  赵涛喝了口粥,夹起菜就着馒头嚼了两下,含糊回答:“头还涨得厉害,揉揉就好点。”  “那、那我帮你揉揉吧?”她立刻自告奋勇说道。  “嗯,”他抬手比划了一下动作,接着低头专心吃饭,补充下午计划中必要的能量,“这样就行。看你拿着书包,準备直接去晚自习?”  余蓓点点头,脱掉鞋跪在沙发上一边给他揉头,一边说:“不过……你要难受得很,我就不去了,陪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我这是老毛病,休息一下準好。可能最近压力有点大。”  “还是有烦心事儿吗?”她有点担心地问,“不是……我不告诉你秘密的原因吧?”  虽然觉得这时如果点头说不定能掏出话来,但他担心对方不愿意的情况下会有说谎的可能,就还是说:“不是,那事儿我就剩好奇了。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做人还是要珍惜现在。”  东拉西扯閑聊了一阵,他吃完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按她的喜好打开书柜,“这裏头有你喜欢的漫画吗?爱看就不用租了,直接拿去吧。”  “哇哦……你买了好多啊。”她有点吃惊地蹲下来,但没有如他想要的那样看到该注意的书,而是认真地翻起了他收藏的漫画。  他撇了撇嘴,决定主动出击,抽出那本小魔术介绍,开灯坐到床上看了起来。  余蓓疑惑地扭头问:“怎幺不拉开窗帘啊?”  赵涛摇了摇头:“对麵有人碎嘴子,看到你在我家会告状。”  “哦……”余蓓没怀疑什幺,继续翻了一会儿漫画,抽出福星小子站起来,发现他看得专心,好奇地问,“看什幺书呢?”  “变戏法的入门,学会了变给你看。有一个已经学得差不多了。”他头也不抬地说。  觉得男友在讨好自己,余蓓高兴地笑了起来,把漫画放下凑到了他身边,“有我能学会的吗?”  “我才学会一个,教也只能教那个。”他笑着扣下书,从枕头下麵摸出那根绳子,“我先试试,能成功不。”  “绳子?这个怎幺变?是那种一剪刀断开结果还是一根的吗?”余蓓兴奋的小脸都有点发红,睁大眼睛看着他。  “我试试,这样……你看……唔,这样……”他背过手,在后麵鼓捣一番,转身把手腕一亮,捏着绳头说,“来,你把这儿抽紧,係上。”  余蓓眨了眨眼,听话的一拉,可能怕勒着他,没怎幺敢使劲。  “呐,是死结了吧?”他把手腕分了分,示意确实挣不开,跟着转身把胳膊背过去,“来,你数一二三。”  余蓓乖乖地一个字一个字数道:“一、二、三。”  “锵锵!”他双手挣脱绳子,亮在了她的麵前。  “诶?刚才……明明係死了啊。”余蓓的好奇心完全被吊了起来,缺乏经验的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处于怎样危险的境地。  “来,你背过手,我教你。”他笑着很随意地说道,把绳子塞进她的手裏。  “哦,用看那本书吗?”她背过手,问。  “不用,这个我已经会了。”他脸上卸去了伪装,只保持着声音的温柔,拿起绳子,绕住了她纤细的手腕,“来,这样,对,手指先垫进来,让这个绳头从这边过去,别别别,这裏是留出来的,一会儿要拉。嗯,好,还是你手巧,我绕这裏的时候别的手腕都差点断了。”  余蓓喜滋滋按他说的绑好了手腕,往后一伸,捏住那个绳头说:“这样是不是就可以拽了?”  “没错。”他笑了起来,轻轻一拉,绳子,就真正打成了死结。  余蓓挣了两下,“哎,真的直接分开分不动呢,你教教我怎幺挣脱的?”  他站起来,抬手脱掉了上衣,跟着解开裤子,连着裤衩一起脱了下去,赤身裸体地站在了完全惊呆的余蓓麵前。  “对不起,小蓓,我忍不住了,等结束,我再好好教你。”他故意做出了非常饑渴的表情,接着,抱起她轻盈的身体,一个翻身,就狠狠地压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