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秘密科学实验社--番外篇之明美]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秘密科学实验社--番外篇之明美]
  (上)  香港离岛某药业秘密研究所岛屿码头  太阳光洒在大海之上,造成一波又一波的反光,看看手表,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我居然会这样心急,真不是科学家应有的性格。  从水平线上出现一个小黑点,小黑点逐渐接近,慢慢露出它的本来面目,一艘白色货船正破浪而来。货船停泊至码头,水手们操作小吊臂,把一个小货柜放到我所准备的货车上。  「幸苦了。」  在收货单上签了名,完成了一切手续后,货船的引擎启动,水手们又再不辞劳苦地向茫茫大海出发。我急不及待打开货柜,检查内里的贵重实验素材是否保持良好。  货柜中散发着微微的氖灯灯光,内里布置了不少维生设备,一名短头发的裸体女孩,正沉睡在一团绵皮所叠成的床上。在灯光中,这具全裸的少女胴体,肌肤与影子尤其黑白分明。  她的双乳硕大坚挺,即使身体倒卧仍然耸立如山,两颗粉红色的乳首,更像是两枚含苞待放的小花蕾。惹我注意的是她的小腹,若隐若现现出六团小腹肌,这是等闲女孩所没有的强健体魄。  我蹲下身体,从口袋中取出阿蒙里阿,放到她的鼻子前晃一晃,她立即苏醒过来。她甫醒来就反身四脚爬开,退到柜子的最里面。  「过来!」  我大吼一声,在货柜中做成巨大回响。这女孩吓了一跳,但被调教过的身体却本能地服从命令,裸身向我爬过来。先施威而后施恩,对一个被调教过的犬奴是最好的方法。  当她爬到我身旁时,我小心地把她搂过来,一边抱着她的头到怀内,一边伸手在她身上四处轻扫,就像抱着一头小动物一样,让她不至于太过惊慌。  山口明美,十八岁,刚毕业于日本神奈川高校中学,虽然校内成绩一般,但她曾参加田径部,得过县大赛季军,故此身体肌肉非常结实。两个月前进入神奈川实验室,以实验体三号的身份,参与美女犬实验计划。  依据智能测试,现时录得智能值一百零六,精神值却低于五十五,明显是因为进行畜化实验而精神能力被破坏。她的言语机能开始衰退,无法作出超过八个字的连续发音,四肢亦习惯了俯伏爬行,直立行走相当困难。因为地心吸力的影响,一对年轻的乳房竟有轻微变型的趋势。另外,手指的灵活性减退,舌头却比常人灵敏数倍。  以上就是神奈川实验室的山城教授传真过来的资料。  抱着这名叫山口明美的日藉女孩子,单凭经验就已经察觉,从她刚才退避的反应得知,她是尚未完成的失败品。从山城的口述,实验进行至尾声时出现了变数,一种名为「爱」的变数。  妈的,又再打冷颤……  身为科学学者……唉……算了……  这个叫明美的女孩,现阶段只接受了性爱调教,人形犬的训练略嫌不足,而且仍未进行刺青、穿环和其他肉体改造的必须性手术,要做的还真多呢……  「你是刚运送来的实验动物吧,我是香港的美女犬学派研究生帅呆,从今开始就是负责照顾和训练你的督导员。」  我避免说出「山口明美」的名字,因为我要把她跟过去的自己完全脱离,她只是实验室里的一只动物。我拿出一个精美的犬环,山口明美见到后,纯熟地仰起头露出粉颈,让我可以套到她的颈上去。  可是她却不知道,这是一条特制的犬环,除了特别的钥匙外无法开启,更内置了一个小型追踪器,确保她无法私自逃跑。我把这条红色的犬环扣到她颈上,「的」一声,接口链锁起来,也标示了这名十八岁少女的一生彻底地改变。  香港离岛秘密研究所手术室  中午二时三十二分,研究所内响起门铃声,我按动自动键,大门立即开启,从门外正有两人走进来。他们身穿一套白色的医护袍,手上拿着公事包,抵达手术室后不约而同望向我的实验桌上。  他们名叫羽玄和静水月,是本地禽畜管制署以及卫生局的工作人员。在实验桌上的,则是今早运送来的动物样本,曾叫山口明美的日藉女性。她此时正一丝不挂,跪伏在桌子之上,头部和双手被一个木枷锁锁住,两边脚踝则用一个束拘具固定在桌子两旁,就连腰部亦有一条胶带缚着连到桌子下的一个锁具上。  为了方便接下来的工作,山口明美面上套着一个呼吸补助器,透过机械的协助排送着微量的麻醉气体,让她保持在半睡半醒的状态。由于被锁着身体,她全裸的少女胴体只得保持翘起屁股的姿势,也使她最神秘的女性私处暴露出来。  羽玄见到这具年轻美丽的肉体后,忍不住走过去摸摸她的光屁股,吹起口哨道:「她就是新送来的实验体吗?看来相当年轻呢。啊,脸蛋还长得满可爱。」  被半麻醉的山口明美感到屁股被摸,只能下意识地反应,除了微微摆动屁股外,还发出低声的闷哼。  我拿着手上的资料,边看边笑道:「她是吔妈爹,今年才十八岁而已,资料所载是一名校花呢。」  静水月则专业得多,打开公事包后认真地视察自己的工具,拿出一应准备好的配件,说道:「你们来工作还是来娱乐?我还有很多事要干的。」  我一面轻抚这名半昏迷的美少女的短发,一面笑说道:「我们的大美女发脾气了,羽玄你还是快点工作吧,唉,亏我还想今晚约你吃晚饭……」  静水月的眉头一皱,穿起了手术手套后,冷冷瞄我一眼道:「多谢了,你还是抱着你的狗狗吃饭吧。」  我们虽然会闲谈玩闹,可是工作时都很认真的。羽玄也穿起手套,在山口明美身上不同部位作手按检查,然后用针筒在她的手臂上抽血,作为检疫的手续,最后用相机拍下数张裸体照片作为参考。  静水月则繁忙得多,她是卫生局的工作人员,虽然明知没此必要,但按照法例仍要为入口的家畜注射狂犬症及口蹄病等疫苗。完成之后,还得为这头女犬安装子宫帽,以进行家畜的繁殖控制。  静水月用一个扩阴器打开了山口明美的女阴时,专业的习惯使她轻轻点头。  根据资料,山口明美只有过数次女同性的经验,所以腔道方面保养得非常良好,也免去了静水月大姐很多不必要的清洁工序。  正当我想过去研究这头小母狗的内部结构,顺便逗逗我们的大美女时,羽玄早一步捉着我,把一堆文件放到我的案头上,道:「我们的少爷,想看的话你大把机会,但现在麻烦你乖乖为你的新宠物填写申报表吧。」  打开那堆文件,它们分别是「犬只入境表」、「特殊犬种申报书」、「家畜病历表」、「香港犬只登记证」和一大堆饲养动物的表格等等。据法例规定,每名狗只进口时都要由狗主申报政府,即使我们面前的是一名十八岁,嫩口美丽的少女犬,但我们的实验室也必须依正常手续工作。  申报表的头一栏,就是进口犬只的名字。由于山口明美是以家畜的身份进关的,所以不能再用人类的名字,想了想后,忽然想到在网上流传过一篇很精采的文章。  哈,手也不自觉地想填写上「萌萌」两字。可是想想又好像不方便,唯有改写为「小美」。  嗯,不是郭富城那个啊。  我埋首在一份又一份的表格时,羽玄已拿出了一个颇为残旧的镭射打印枪,依着手上的报表调校一番后,一边轻抚她的耻丘,一边问道:「喂,这女孩是否永久脱毛的?」  我拿出神奈川那方面传来的报告,确定已进行永久脱毛手术后点一点头。羽玄才在山口明……不……应该是「小美」光滑的耻丘上打上记号。  这记号是一堆七个数字的号码,也是香港犬只登记表上的永久号码,就像我们的身份证一样,是小美一辈子的析别码,唯一不同的是她不用再带证件在身上了,这个号码会一世刻在她的肉体上。在注册码下,还有饲主的名字,即是「帅呆」两个大字。  哈,真过瘾。  被两人各自在身上干活的小美,半睡半醒地抖动,直至镭射枪刻上了她的析别码时,她才微睁眼睛低鸣一声,但很快又再度平静。  静水月也完成了殖入工作,她习惯似地在小美的大屁股上拍一拍,才向我问道:「好,我这边的工作完了,还有其他吗?」  「如果不麻烦,可否顺手切割阴核的包皮呢?」  「真是的,你就总喜欢干这些变态事情,认识你真是不幸。」  「对不起啦,下次请你吃牛排和香蕉船好了。」  静水月突然叉起腰挺起胸,一对足有三十五的爱国者飞弹挺了起来,气鼓鼓道:「你……你当人家是小孩子吗?!人家只要草莓奶昔,不要香蕉船!」  我瞄一瞄那对飞弹,抹一抹口水,才赔笑道:「好……好……我们的大美女要什幺就什幺好了……」  她满意了才动手工作,把备用的手术刀拿出来,在小美的阴户上左割右切,手势出奇地俐落,连血也没流出来就切去了包皮,使我和羽玄都吃惊非常,手不自觉掩护下体。但是……听闻她的上司,绰号「人见人爱,车见车载,宇宙无敌大美女」的某某的技术还更厉害。  一切繁复的工作都完成了,我才送两位大人回去。  香港离岛秘密研究所休息室  晚上八时二十分。  实验犬小美的所有入境手续已经办妥,也得到正式的注册认可。加上山口明美在日本时所签署的契约书和切结书亦由快递送到,在名义及法律上她已经不算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头被饲养的犬只。  「睡醒了吗?」  小美想要说话,但微微一顿后,还是先叫了两声:「呜……汪汪……」  我满意地拍拍她的头顶道:「哈哈哈哈……乖了。」  小美此时已经清醒,她主动爬过来我的脚边,用口咬着我的裤管,此时我才想起她已经很久未进食。但在进食前,我还是先为她安装上安全的配套。  所谓安全配套,就是一套黑色的狗爪型手脚套子和全身的弹性拘束具。首先在小美的手脚上包裹绷带,然后把狗爪靴穿戴上她的手脚,再用皮带收紧缚死,使她的双手被包在套子里无法使用。而脚套子也有一条扣摺,由膝盖后方连到小腿,使她的脚无法伸直。  弹性的拘束具则是一个网型乳罩,和一条束着腰臀的带子,它们是用以保护女性身材曲线,也是小美此后的唯一衣服。全安配戴上设有一排排小纽扣,我在这些纽扣上插入了一些小装置,拉出装置的小电线接上三个五毫米的小银环。  这三个小银环其实是小钳子,用以钳上小美的两颗乳头和刚切去包皮的阴蒂的,经由小装置里传入电流,就能刺激她的身体,也是调教时的必须器材。除了电流器外,还要接驳一些小吸盘到小美的太阳穴及颈动脉待地方,把她的脑电、心跳与及肾上腺分泌记录到电脑内作研究。  最后是一支皮制直长的犬尾,以及一个长狗鼻的头罩,也一并安到小美的身上。这些工具没有用途,纯粹是个人喜好罢了。  我一边悉心为她戴上配戴和狗妆点,一边向她道:「刚才我帮你向政府正式申报,你今后的犬名就叫「小美」,在法律上你已经是一条狗,所以你以后要乖乖啊。」  我眼尾一扫,发现她面色微变,我笑而不语,只轻轻捏了一下她的小脸珠。  一切都戴好后,我让小美沿地爬两个圈作为适应,果然是一头训练过犬艺的母狗,她没有被拘束器所碍,以匀速在房内爬了两个圈子。  「爬得很好,小美,接下来是犬食的训练。」  我牵着小美来到一面镜子前,在镜里正映着一名少女,全身上下以狗只的打扮蹲坐着。我看看电脑,发现她的脑电和肾上腺分泌正缓缓提升,即表示她正因为自己的羞耻打扮而兴奋。  我把一碟金装宝路倒到狗食盘里放在小美眼前,她的肾上腺反应立即下降,但她的肚皮却传来了自然的响声。山城那家伙,从没试过用狗粮来喂小美,所以她对于食狗粮应该抱有极大抗拒。  我不主张以全狗粮为女犬的食物,但以调教的度角看,偶一为之是必须的。  然而,抗拒只是一种道德、礼仪和廉耻的思想反应,只要她持续肚饿,自然本能会打破她过往所否定的想法。就像性爱一样,只要不断地极度饥饿与满足,贞操观念就会消失,剩下天生的性本能,最后就变成滥交的女性。  爱一夜情的女人就是这样。  「在我给你命令前,你不能开始进食!」  「呜……」  小美发出低鸣呆望狗食,我则开始计算时间。原本应不耻于食狗粮的少女,只要让她捱饥抵饿着望向狗粮,很快她就会扭转思想,恨不得扑上去饱餐一顿。  就在此时,电话响起来,录音机驳上了电话回路,传来一道缺乏情感,非常木然的声音:「喂喂,请问帅兄在吗?我是奥克米客……」  听不清楚,他说什幺黑客……  **番外篇之明美——下  (下)  ***********************************  指指狗食盘,小美早已抗拒不了饥饿,毫不嫌恶地扑下去狼吞虎咽,也让我的犬化计划跨进一大步。我坐在工作椅上,双脚放到桌面,欣赏着一名美少女赤裸裸地、插着尾巴扒在地上食狗粮的奇景,一边欣然拿起电话,回答道:「喂,我是帅呆,哪个笨蛋找我?」  「是我啊,奥克米客呀。」  「克什幺客,你打错线了。」  「我是蟑螂呀~~」电话中传来高达八百分贝的声响,我把耳筒拿开,但耳朵还有点痛。  「哦,原来是蟑螂兄,你不是忙着操……研究你的繁殖计划吗?找我有何贵干?」  「就是这个,我繁殖不到啊……所以才打来找你求救……」  「繁殖不到??繁殖不到应该找「伟哥」,不是找「帅哥」啊!」  「但是,我们蟑螂天生对药物感敏的,比如杀虫药一类,帅大你老奸巨……  足智多谋,有没有其他办法?」  「打电话给小芳大家吧,好说她也是宇宙无敌大美女,相信你会有反应。」  「但我不喜欢平的。」  「喂,春药不行,美女又不行,那你打电话给我干嘛?难道跟我聊天你会勃起?」  「咦?」  「什……什幺?」  「啊,真的……起了……起了……谢谢帅大,你果然是最强猥琐物啊!小弟对你的钦敬有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又有如……」  「去死吧!」「砰」的一声,我狠狠盖下了电话。  从椅上跳下来,我来到小美的身旁,被饥饿煎熬过的她果然很快就吃完了狗粮,我知道自己的计算很正确。  虽然我个人不喜欢,不过要建立廉耻心很困难,但要破坏就容易得很,要剥夺一名女性的一切人格,最重要并非用暴力来对待,而是要她由心底自行毁掉自我,这就叫破灭的艺术。  「小美真乖,狗粮好味吗?」  我轻轻按下通电器的开关,电流立即传输进小美的三个最敏感点,她的娇躯也立即剧震,嚷着道:「不……不要……停手啊……」  关掉了电流,我小心地爱抚小美的胴体,发现她的肉体与其意向相反。  「别忘记了自己是一条狗,狗只能用狗吠来表达思想,叫两声是对,三声是否。明白没有?」  「……汪汪!」  「哈哈哈哈……真是聪明的小狗狗。」  她的肾上腺素又再上升,看来神奈川的确有不错的调教技术。我牵着她来到我的私人房间,里面早已放着一个大铁笼,是两日前为她度身订制的,亦是她以后睡的地方。  所谓饱暖思淫欲,男女都一样。  我把她抱到一个像茶几般的机器上,将她的四肢都锁到地上,用一个视像眼镜罩着她双眼,把一个耳筒套在她双耳上,最后将一个堵口器塞到她嘴里。  眼镜和耳筒均连接到我的电脑里,我开启电脑,把内里准备好的动物交配片段播放出来。当这些片段播放到小美的视像眼镜和耳筒内时,我把一小瓶新开发的镇静剂取出,抽进针筒内注射进她体内,然后把扣着她乳首及阴蒂的通电器调节为每三分钟一小次。  一切准备好后,我留下小美一个在房里,自己走进浴室之中洗澡。  浸在浴缸之中,我的思绪不禁回忆起以往一名出色的学者。这位叫八股的学者,自从到新西兰开猪场后就鲜有出现,但他的着作《动物实验场》实在是一部值得参考的作品。内里详细记述如何把一名少女,用药物、器材和心理技术调教成猪,不仅文笔精妙,就连每一步也都非常小心谨慎,唯一的缺点,就只是一篇太监文而已。  看兽交片这记贱招,就是跟他学回来的。  我一边享受沐浴的畅快,一边哼着2R的《我们的合唱歌》,经过一天劳累的精神和身体都得到良好的休息。  洗完澡穿好浴衣,当我回到房间时,已听到小美发出低沉但有节奏的呻吟。  她那被堵嘴器塞着的小嘴,口水不断地流至桌子之上,健康的少女胴体已经变成嫣红。我来到她身后,拍拍她的屁股,用手掰开她的两片阴唇,一泡液体立即从她的阴道内溢出来,她更颤抖着发出叹息的低鸣。  静水月的技术真好,被割去了包皮的位置已经结焦,不出数日应能痊愈。我小心地逗弄那粒已经硬硬的阴蒂,每逗一次,小美的两脚都不自觉地想乱踢,可惜被锁上的脚踝使她无法活动。  解下小美的堵嘴器,她咳嗽了两声,唾液从口边垂流。我打开浴袍,把半硬的小弟弟放到她的口内,她本能地吸吮起来。神奈川的资料并没记载她口交的经验,现在她纯粹是因为性欲而为我服务。  其实很多男人都不知道,女人在含阳时是会产生快感的,原因是女性的口腔内有性感点存在,跟爱抚的原理是一样。像小美这样,她是出于解决自己性欲而为我口交,所以才特别卖力,一切都是淫亵的事情,一切都出乎她的本能。  就在此时,电话响起,结果又是那只大蟑螂。  拿起分机,我一边享受小美的口交,一边说道:「今次又怎幺了?」  「帅大,我……无法使玲子怀孕啊……」  「但是你今早才跟她XX,这幺快怎知她有没有怀孕?」  「你忘了我是蟑螂吗?蟑螂的受孕期跟人类不同的。」  喔,说得也对。  小美的胴体忽然抽搐,锁在她身上的通电器的LCD发出绿光,即是电流又再通过她的肉体。她的小嘴也像鲤鱼嘴般吸扯着我的阳具,口腔的压力绝不比女性的阴道差,我慢慢把阳具向里塞,试试她最大的极限。  「但是蟑螂大你打电话来,我也帮不到你的实验犬怀孕啊?」  「我打来不是想你帮我,纯粹想打扰你咻嘿而已。」  「什幺,咁多谢?」  「对,谁叫我是一只蟑螂,蟑螂的本能就是爬来爬去,骚扰别人的啊!」  「妖!」  用力一掷,我把分机掷到墙角里,一只小强突然从听筒背后爬出来,六足乱拨地溜到房间的阳台外。匆忙之中,我瞥见那只蟑螂的双眼,好像是^^这样的。  无聊的害虫终于爬走了,我又要继续调教的工作。我刚才为小美打下的镇静剂,照成份分析可能有性兴奋的作用,现在看她的反应,应该是错不了了。  我的龟头逐渐深进她的喉咙,她很快就受不了咳嗽起来,我惟有退出少许。  我的阳根把这少女的脸皮撑起来,口水沿着嘴角淫靡地流下,大约在她的嘴腔里温存了十分钟左右后,我感到发射的前兆,遂开动电流,她立即用力含紧我的阳具。  在这幺舒爽的快感中,我痛快地射进这名少女的口内。  射精过后,她把口里我的精液吐出来。作为她的饲主,我当然不会容许,我把她吐出的精液涂在她面上,用堵嘴器重新封着她嘴巴。取出另一瓶药物,用针筒吸纳后再次注入她体内。  这一瓶是兴奋剂,也是需要测试的用品。  我在电脑里设定了另一段狗只交尾的片段,把小美身体的心脑等资料记录下来,才穿好睡衣上床睡觉去。  一个月后。  香港离岛秘密研究所岛屿码头  今天的阳光并不太猛,我牵着一头奇异的生物来到岛上的码头。她拥有妙龄女性婀娜迷人的胴体,前突后翘,皮肤细嫩,年轻而充满了活力,是任何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一具女体。但这具肉体内,却注入了犬只的灵魂,她是一头用作药物实验的人形犬。  由于要赶稿,所以长话短说。  一个月的时间,通过了重要的心理关口,我已成功把小美训练成一条女犬,一条非常温驯,但又性欲旺盛的女犬。  我让小美剪了一个爽朗而男性化的发型,黑色的头发上,还漂染了数撮最流行的茶色,配合她年青的容颜,成了一般前卫女学生的模样。我本来打算用狗型面罩戴在她脸上,但又好像浪费了这副漂亮面孔,毕竟曾是中学的校花,她的美貌也是一种天赋的条件,应该拿出来供世人欣赏。  在她的手脚上配戴了黑色的犬爪,身上有矫正体型的黑色拘束具,附有追踪器的红色狗环,以及深深插入她尻穴的黑色尾巴。除此之外,她身上的重要部份却全都无遮无掩,女阴也光溜溜地暴露出来。  黑色的器具,配合她白色的女体,特别体现出女性肉身的性感一面,十八岁的青春少女,却拥有二十多岁熟得滴汁的香躯,小美真是一个惹火的尤物,任何男人见到都会想她操一操。  她的耻丘上刻有注册犬只的条型码,左臂上印有曾做防疫的析别码,右边圆圆的屁股蛋上,也有XX药业公司所属的刺青。  今日早上,我带着小美到附近的训练场练习爬行和犬艺后,就牵着她来到这个码头等候一位客人。一边等候,我也一边观察小美的反应,自从一星期前某个中午开始,她就变得很平静和稳定。  上星期的某一日,我接受了神奈川的山城教授邀请,让小美与一位叫川岛奈奈子的女孩会面。这名叫川岛的女孩,好像是从前山口明美从小一起长大的要好朋友,虽然我只作旁观,但经过却全在我计算之中。  看见小美半人半犬的姿态,那位叫川岛的女孩非常激动,最后要由神奈川的工作人员带离,但小美却出乎意料的平静。作为学者,要了解实验动物的心态形成,其实小美的心情比反应强烈的川岛更激动,但她在最好的朋友面前,除了选择自我毁灭人格,当一头什幺也不晓得的人形犬外,她已没有任何面对的方法。  其实连我自己,也有少少同情小美,但我只是一个普通、咸湿的研究员,我也不能为她做什幺。  我蹲下身躯,轻抚小美的脸蛋,道:「紧张吗?」  「汪汪汪!」清晰的三次吠叫,表示「不」的意思。同时她也朝我的胸口钻过来,插入肛中的尻尾也摇摇摆摆,算是一种讨好的反应。  正当我抱着宠物在小美身上大逞手足之欲时,一只蓝白色的小船迎面驶至。  片刻之后,一位衣着笔挺的先生从船上下来。  「哎唷,对不起啊文火兄,要你老人家老远跑来这种狗不拉粪的地方。」  「嘿嘿嘿嘿……不要紧,只要有女畜的地方,我就会出现。」  「唉,自从老兄转行做肉商后,我都不知几担念你的女畜学……」  「咳咳……那些有空再说吧,你说要补送的就是这一头吗?」  文火大跟我一起蹲在小美身旁,她本能地退到我身后,但在我的安抚下总算乖乖地爬出来见客。这位文火大是女畜学园的执事,今次叫他前来,是为了要补送小美去学习两个月的女畜课程。  「小狗狗,你要乖乖听人家话啊,否则会被罚的。」  「汪汪。」  「不用挂念主人,主人有空会来看你。」  「汪汪……呜……」  小美突然扑上来舔我,害我有点不好意思,文火兄笑道:「你们真是人犬情深,放心吧,我们有大批专家,会好好享受噢……不……应该是训练她的。」  看着小美被牵上快船,忽然有点挂心起来,听闻宝路发现有毒物质,不知他们会喂什幺给我的小狗吃?  「爱」会使人堕落到什幺地步呢,咦,这句话在哪里听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