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恒峰娱乐恒峰国际娱乐客户案例新闻中心在线咨询销售区域人才聘用联系我们

深读丨总住院医师:24小时待命的“救护车

出处:本站 责任编辑: 时间:2018-10-06 [ ] 查看全部评论

  医生,是守护生命的天使。在大型教学型医院,有这样一群医生,身上挎着一个24小时待机的公用电话,无论白天黑夜,无论急诊、会诊,都有他们忙碌的身影。他们就像医院24小时待命的“救护车”, 哪里需要就奔向哪里。

  近日,记者来到实行总住院医师制度已有100余年历史的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走近5位总住院医师,聆听他们的故事。

  陈璐是湘雅医院普外胃肠外科七病室的总住院医师。今年32岁的她,自2016年12月开始担任总住院医师到2018年8月卸任,忙碌了近20个月。

  “休完产假就开始担任总住院医师了。刚开始有点不习惯,吃住都要在医院,看不到孩子。但我很快适应了。因为实在太忙了,我们病房54张床基本是满员,胃肠道急诊量在全院排名第三,每次急诊我都必须第一个到场,及时向上级医生汇报,迅速准确判断病情,马上与患者家属沟通。因为胃肠道急诊病情变化快,每次都是争分抢秒,一旦处理不好,就会危及生命。”陈璐说。

  “湘雅医院自成立起,就按照美国培养医师的模式设立了总住院医师制度。这是每一位湘雅医生成长的必由之路,少则一年,多则两到三年。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都必须守在医院,负责病房的大小事务。从接病人到急诊、会诊都是由总住院医师负责。病房的所有急事、难事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总住院医师,由他们先处理后向上级医师汇报。这是锻炼年轻医生独立诊治病人的关键时期。在美国,经过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就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了。”湘雅医院医务部主任钱招昕介绍。

  “陈璐是我们病房唯一的女医生。但她一点都不娇气。做总住院医师这段时间,常常是凌晨5点钟才下手术台,上午8点钟又要交班。去年下半年的一天早上,她被人抬着出了病房。原来是晚上突发肾结石,还坚守岗位,最后痛得走不了,才去看医生。即使这样,她也没离过岗。一边自己打着吊针,一边给病人看病。”胃肠外科七病室护士长欧阳燕兰告诉记者。

  胡成欢,湘雅医院中心ICU(重症医学科)总住院医师。1985年出生的他,是湖南临武人。2016年9月开始担任总住院医师,2017年升为主治医师。“我们科室跟医院其他科室不一样,总住院医师有两位,时长是两年。”胡成欢告诉记者。

  “我们是医院的‘特种兵’。患者均是危重病人。每天凌晨1点钟到3点钟,夜深人静时,是ICU患者最容易出状况的时候。作为总住院医师,我每天这个时段都如履薄冰,一床床巡视,不敢有丝毫懈怠。每天凌晨4点钟后才睡,7点钟又要交班。这是ICU总住院医师的工作常态。”胡成欢说。

  自担任总住院医师以来,为了不影响工作,胡成欢给家里人规定了打电线点钟左右。“因为实在太忙了,每天电话响不停,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给家里人规定了打电话的时间。”胡成欢说。

  胡成欢是家中的独子,担任总住院医师的两年中,留下了很多遗憾。“妻子生孩子,因工作忙,进手术室、办住院手续都是同学代办的。奶奶重病住进了县医院ICU病房,父母没告诉我。母亲因劳累过度突发冠心病,亲戚打电话告诉我。我却无法马上赶回去,只能电话指导当地医护人员救治母亲。母亲手术后两个月,我才挤了一天时间赶到临武看望他们,当天就匆匆赶回了长沙。3个多小时的回家路,两年中,我就回去了这一次。外公、外婆过世,家人也没告诉我……”胡成欢遗憾地说。

  急诊科是医院的火线、前线,是医院最繁忙、最辛苦的地方。今年34岁的伍平,2014年博士毕业后进入了湘雅医院急诊科工作,去年7月开始担任急诊科总住院医师,主管诊区、抢救一区、抢救二区和分诊台。

  急诊患者资料不全,诊断不明,病情危重。急诊科医生必须在短时间里为患者做检查,尽快明确病因进行抢救。这些非常考验医生的应变能力。

  今年春天的一个深夜,急诊科来了一个突发脑溢血的男性患者。伍平接诊后,患者还未到抢救区就已心跳骤停,怎么办?抢救的黄金4分钟,1分钟都耽误不起。伍平当机立断,就地抢救,将患者放在抢救区门口,组织心肺复苏抢救。在医护人员的不懈努力下,患者心跳渐渐恢复了,随后被推进了抢救二区。

  “出现危重患者,总住院医师必须15分钟到现场。虽然就在医院,我每天的步行数都是1万多步。遇到紧急情况,来不及进电梯,就赶快爬楼梯。一年来,鞋子都磨烂了好几双。急诊科除危重患者外,还经常要接诊一些‘三无’病人,即无钱、无身份证明、无家属陪伴。”伍平说。

  去年秋天的一个深夜,送来了一个全身多处外伤、神志不清的男青年。据了解,这位男青年是独自一人摔倒在长沙银盆岭大桥桥下,被路人发现后报警的。伍平接诊后,一边组织抢救,一边向医院总值班汇报,建议启动医疗救助项目。经过抢救,男青年渐渐苏醒,但他不记得家人电话,只记得家庭住址。此时已是深夜12点钟。伍平按照男青年提供的地址,找到他的家庭地址所属的望城坡派出所,希望能查询男青年家人电话,不巧的是,该派出所负责这一块的警员出警了。伍平拨通平时联系较多的湘雅路派出所的电话,得知了男青年家人的电话。半小时后,男青年的父母赶到了医院。

  1985年出生的易盼盼,是湘雅医学院首届8年制学生,医学博士。现任湘雅医院感染病科的总住院医师。

  娄底的14岁女孩小亮,不明原因持续发烧。在湘雅医院感染病科住了2个月,一直查不出病因,情绪低落。易盼盼经常安慰女孩。“盼盼阿姨非常关心我,有的时候我的一点点小发应,她从护士那里听到,就会放下手上的活,来查看我的病情。出院后,她多次打电话给我,建议我加强身体锻炼,增强免疫力。如今,我每天坚持跑步,持续了几个月的高烧竟然退了。我很感谢她。”小亮开心地告诉记者。

  “小亮的烧能退是件很幸运的事,应该是不明病毒感染。当上总住院医师后,我花了很多时间用在与患者沟通上。科室很多肝病患者来自农村,没有肝病常识,生病了硬扛着,很严重了才到医院来。这时,肝脏只能做移植手术了,而患者又没有钱,看得令人心痛。每次会诊遇到肝病患者,我都会与患者见上一面,叮嘱他们一些注意事项,如一定要记得复查、坚持吃抗病毒药等等。防范有时比治疗更重要。”易盼盼说。

  易盼盼2015年曾担任过5个月的总住院医师,因出国学习中断了2年。回国后,去年6月开始接着任总住院医师。

  采访中,谈到她的父母时,易盼盼露出了深深的愧意。今年3月,她的父亲因患甲状腺癌在湘雅医院动手术。就在同一家医院,她却因值班没法去陪父亲。

  1989年出生的彭稳中,是湘雅医院呼吸内科29病室总住院医师、华科同济医学院医学博士,是记者采访的5位总住院医师中年龄最小的一位。2017年8月开始做总住院医师。彭稳中说:“这一年的锻炼,对我来说是质的飞跃。当上总住院医师,第一次组织抢救患者时,我有些慌乱,感觉责任很重。还好,我马上镇定下来,抢救工作有条不紊进行,患者转危为安。以后,我能从容独立处理各种危重急患者了。前不久,将一个插管插了40多天的重症肺炎患者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创造了一个奇迹。这让我很有成就感。”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的5位总住院医师,都是医学博士。他们经过8至10年的专业学习、3年的住院医师培训,还要经过至少1年的总住院医师锻炼。考核合格后,才能成为独立医治患者的主治医生。总住院医师阶段,至少一年时间,每天在医院24小时待命,更是炼狱般成长。在很多大学生、博士生毕业后开始工作并享受生活时,他们还像独行僧般在苦修。

  选择学医,就是选择了一条辛苦奉献之路。除了热爱,还要坚持。陈璐说,她喜欢看到患者经她手术治疗后康复出院的样子。这种喜欢,使她选择了非常辛苦、且手术较多的胃肠外科,成为科里唯一的女医生。易盼盼觉得通过各种蛛丝马迹的探寻,为不明原因发热患者找到病因,解除痛苦,是一件特别有成就感的事情。然而,成为一名合格医生,除了热爱还不够,更需要过硬的本领。本领从何而来?从白天黑夜的守护而来,从无数次与死神搏斗中来。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导读

    无相关信息

专题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6-2018 恒峰国际娱乐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g22.com,Template designed by 恒峰国际娱乐